韩国综艺zotto在线观看

韩国综艺zotto在线观看 超清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堺雅人 山田孝之 坂井真纪 新井浩文 绫野刚 
  • 赤堀雅秋 

    超清

  • 剧情 剧情片 

    日本 

    日语 

  • 119

    2012 

请问这句话出自哪本小说。

有风时细雨潇潇无风时细雨潇潇潇潇之外听不到其他美人蕉悄悄抽芽美人蕉悄悄枯凋悄悄之外再也无其他[一] 傍晚。雨丝清冷,几乎把人的骨髓都浸酥了。改完最后一本作业,老师对着窗外伸了个懒腰——被屋顶踢下来的,可怜的小雨滴,飞溅到她圆滚滚的肚皮上——她已身怀六甲。普通的水乡,淅沥的雨伴着若有若无的广播,校园变得静谧而沉重;晚自习刚刚结束,调皮捣蛋分子蠢蠢欲动,想要翻墙外出,还得再过半小时。这时,她看到了他。少年倚着白墙黑瓦,几乎与夜色中的美人蕉融为一体。“冯雨师,”老师喊了他的名字,“你还没走?”“老师什么时候走呢?”少年反问,他的皮肤苍白紧致,青痣斑斓,宛如鳜鱼,所以牙齿尖锐,随时能咬住别人的要害,吐出令人捧腹的恶言恶语。“明天才开始休产假。”“真可惜,您是整个学校唯一过得去的老师。”“多谢夸奖。”她听出弦外之音,不由笑起来。少年踩着墙头走近,直直地伸长手,一直伸进二楼窗台——“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老师看着他湿漉漉的手心,“收礼后我就不得不关照你,那对别的同学不公平。”“这不是给你的,”他狡黠一笑,“是给你孩子的。”他松开手,礼物飘落,是长长的真丝围巾,手工刺绣着美人蕉,艳丽如绽放的狂花。“原本我想明天逃课,”他迟疑着,雨丝犹如瀑布,在肩上激起一圈圈光晕,仿佛银丝般的鱼儿在游动,“老师也一起来吧,我们一起逃吧。”七个月前。落雨阴阴,适宜踏花西去,遥看对岸社戏。“冯雨师在吗?”有人问;少年正蹲在演员脚下往戏袍上扣别针,他抬起头,看到老师驾舟而来,仿佛踩着彩虹降临人间!直到今天,雨师还记得她那粉红的嘴唇,她那攻击性的美貌,还有一头纠缠不清的红鬃长发,与“为人师表”四字所产生的激荡。河水犹如钢带,反射出冷峻的光。师生俩开始了第一次交锋。“绣戏袍?我还以为你上网打游戏才逃课。男人应该去打拳击,而不是娘娘腔地绣花!”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冯雨师个头虽不矮,左腿却有明显的缺陷——“您看我的腿,即使读书也考不上好学校。再说将来又不靠解方程式过活,还是趁早当学徒。”他摆出温顺姿态,但只要细心观察,哪有满目锐光的学徒呢?“我去过工艺美术展,看到一流的刺绣大师绣了一堆垃圾!”老师忿忿不平,“为电脑绣花机设计图样,缝制新娘礼服的廉价花边!或者世界名画仿真绣,还有炫耀技巧的小猫小狗——糟糕的审美观!”老师突然弯腰,止不住地干呕。冯雨师也不由一阵恶心,“您是骂得太痛心所以呕吐了吗?”“是怀孕。”老师一甩头,“以后的人生,的确指望不上方程式,但学习的目的,是训练你的思维……”“老师是担心班里有逃课生,奖金泡汤吧?”他咧嘴。“哼!”老师冷笑,“你以为自己很特别?告诉你,我今天就找了五个逃课生,同他们比起来,你简直是小儿科!有位老兄爱做炸药,差点炸断自己的手。四大发明的火药配方,还需要他重新摸索吗?他在嘲笑老祖宗?还是嘲笑诺贝尔?你呢?你难道比他更狂热?更愚蠢?那就做学徒去吧!”她攥紧拳头,“你为什么不能有更高的追求?为什么不做中国的池田芳子!”“那是谁?”“哗众取宠的日本人,和服刺绣大师。”她如悲剧女神一样挥舞手臂,“瞧!不学习行吗?不学习只能当工匠,学习才能当艺术家!”“可我也绣和服,专门出口日本啊。”她坚定地跺脚:“为什么不回学校呢?你一定能见识到意想不到的东西!”这时传来微弱的“喵呜”,一头黑猫伏在美人蕉丛中,顺流飘到老师的船舷边。社戏的悲音,以及犒劳鬼怪的烟花,汇成诡谲的夜幕之光:台上,鬼影憧憧;台下,仿佛种种孤魂厉鬼,已经跟着鬼王和鬼卒,前来和我们一同看戏了……老师将瑟瑟发抖的流浪小猫托上掌心。“别管它,说不定是鬼王丢弃的猫儿。”雨师扮了个鬼脸。“我不会放任自流。”老师一语双关,她尊重知识的说教,未免乏力;不过,嘲笑知识与道德,才是不正常啊。雨师简直要羡慕雾一般拂过她脸庞的雨丝了……大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天性特殊的人,总能嗅出彼此的气味。雨师重回课堂,是在长假之后。“介绍给大家的第一位新伙伴,是鬼王的礼物,”老师把小猫放上讲台,“从今天起,猫女士就是班级吉祥物,大家轮流照顾它。”“孕妇养猫不利于健康,所以推给大家一起养?”冯雨师插嘴,引发哄堂大笑。“谢谢你的生物学忠告,”老师镇定地接口,“今天介绍的第二位,是未来的‘戏衣雨师’先生:两百年来,只有绣出鬼斧神工的舞台幕布、为戏曲名家量体裁衣的大师,才能在姓氏之前冠上‘戏衣’两字。冯雨师现在还用不起大号,但他正在美学之路上奔跑……”“我该坐在哪里?”他局促起来,脸皮被褒奖与期望烧得通红。“坐在你认为最漂亮的人儿边上。”“哗——”教室沸腾了,大家注视着他,猜他会选谁,他一拐一拐,走得很慢,但步伐坚定。唯一让人意想不到的,就是老师本身啊!之所以心血来潮回到教室,只因有老师在吧?而他真正想呆的地方,就在讲台旁。所以——“我们一起逃吧。”在老师休假前一夜,在雨中说出这句台词,恐怕会被认为是发神经吧。他等待老师的答复,仿佛等了一世纪!“无处可逃啊,”老师温和地说,“再见。”令人无限绝望的温和。她关上了窗。雨异常冷,美人蕉作响,夜幕全黑,却有一缕缕微粒,犹如星屑附着在雨滴上坠出金光。雨师酷似一座雕塑,手久久按住窗格,听着老师沉静的呼吸,其实只听到自己的喘息,还有雨冲刷瓦片的声响,令人恍惚不安。在印象里,与老师相关的时刻总是在下雨,也许是错觉,否则为什么印象中她身边没有丈夫陪伴,也从没见过一张结婚照?所有的记忆都是她傲然独立。他慢吞吞地翻下墙角,咣地摔进杂物堆,耳边传来蝙蝠般的尖叫,有幼小的生物在蠕动……他回想起来了,猫女士也快当妈妈了,老师特地安顿它在僻静处。舔着新生猫仔的母猫抬起头,朝他无声地龇牙……时间在神经上呼啸而去,冯雨师抱起猫儿摇篮在长廊下奔跑,头脑一片空白,这算是对老师的报复吗?他徒然盯着篮子上“无人岛”的商标,透着佛教的意味。传说临死的人,会变得异常镇定,黑猫也镇定地望着他,双眼燃烧着来自地狱的烈火……黑猫咧开嘴,说:“罪过!”他吓了一跳,篮子摔落水中。幻觉?江水簇拥着“无人岛”急逝而去,美人蕉散落河道,叶片如帆,花蕊晶莹,宛如航灯。“你们一定知道,俗话说‘猫搬儿’:猫娘非常害羞,生子后一定要偷偷抚养,如果被人发现,就会叼着猫仔逃走,搬进下个隐蔽点,直到满月……”第二天同学们去渡口送老师时,她抱歉地向大家解释。雨师站得远远的,看到她头发上落满毛毛雨,却没有被打湿;他突然有种预感:她的生产也不会顺利。果然。先后两个孩子都没活过满月:第一个死在育婴箱中,第二个死于高烧。第一个是因为医疗事故,育婴箱升到不可能达到的高温,变成了烤箱;第二个孩子则似乎一生下来就是为了挑战人类体温极限而存在,当纪录被打破,它也就毫无遗憾地回到了天堂……冯雨师?他没有一丁点勇气前往探望,他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二]“戏衣雨师”的第一次发布会,在巴黎塞纳河的游船上召开。红楼梦十二金钗的戏衣,各色淡雅浓丽的褶子,挂在明代衣架上,灯光柔和,配着撕裂的纸扇、竹枝与文房四宝,和着马达节奏与漪旎风光……文化官员、曲艺名人、以及艺术掮客,穿上戏装,勾起脸谱,在展品间穿梭,“戏衣雨师,最‘火’的刺绣师,那么年轻!”“这组越剧戏衣,不觉得太日本化了吗?”“展示会别有风味,为出名不择手段啊。”无论怎么看,漂染长发、扎耳环的少年绣出传统戏装,完全是现代与古典的碰撞与炒作!虽然戏曲已经奄奄一息,危机四伏,但它毕竟一直没有断气。这一年,冯雨师十六岁,对于戏剧界来说,超越了同龄的天野喜孝之于游戏界;并不仅仅因为才华,还有一些无法归类的传奇与恶作剧。人们还不习惯称呼毛头小子为“大师”,但老古董总会死光,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成为一流的戏衣大师。六十年前的戏衣老板需要梅兰芳、麒麟童;他同样需要名人效应,并不限于戏曲界。他将戏衣花纹放大,让胖乎乎的老艺术家看起来变得苗条。他为女影星的长裙绣上水草,艳光四射威尼斯。他飞去香港七天,为《牡丹亭》竞标舞台设计。他幸运得犹如魔鬼的宠儿!这位宠儿,从年龄几倍于他的评论家的夹击中溜出来,跳上露台,点燃一支烟。这时,他看到了她。新桥上走过一位黑衣女子,手捧庞大的虞美人花束。就像听见有人呼喊似的,她禁不住向他转过头来。是老师!还是幻觉?她轻启朱唇,说,“罪过!”原形毕露,女人现出猫脸!她把虞美人抛向游艇,不,是一只只汽油燃烧瓶,砸碎在橱窗上!最优美的斗篷,黄金捻丝、宝石镶嵌,尚未完成,五色线头富有感染力地下垂,恰似无法叙述的爱——燃烧得像通天树。“不——”冯雨师拼命扑打火焰,这是送给老师的满月礼。火势迅速蔓延。这一年,巴黎青年通过纵火证明自身存在。塞纳河光影斑斓,锦绣戏衣消失于滚滚黑烟中。宾客们惊慌失措,互相质问,“巴黎骚乱了吗?”[三]“大热门刺绣,终于烧成了火树银花。”黑猫绕着冯雨师打转,“这是你的命运方程式,将我抛入‘水’,而中‘火’的诅咒;除非你绣出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猫,作为我的供养。”“这有什么意义?”雨师拽着烧焦的戏衣,无力地问。“死神同艺术家一样,只在乎悲剧性,不在乎意义。”“如果我拒绝?”“拒绝,我就烧毁你的心爱之物,一次又一次。”猫怪钻进戏衣灰烬,粉末落在它身上,戏衣复原了,不过也成了精怪,喳喳地说话,“哎呀,不如给他一次警告,再下一次手吧!”“妙!”猫怪跳起,冯雨师也跳了起来。对宣告的惩罚,必须予以无言的抵抗!一条蜿蜒小道浮现于夜空,仿佛微微透出河面的沙洲。这便是鬼道?穿着全套戏袍的猫女士脚步轻捷,身影跳跃犹如摇曳的电影镜头,四面护背旗如同天使的翅膀一样颤动,霞帔翎毛……一尘不染。雨师紧随其后,腿脚变得前所未有地灵便,跟着死神走夜路是人生的最快捷径,因为死神的距离单位——是时间。猫怪倏地钻进虚空,冯雨师跟着一头栽入!是水!雨师呛着水,钻出水面——呼,无数泡泡在飞?!眼前显露一张小女孩的脸,她的脸看起来很特别,很简略,像唐伯虎的美人图。“你是我爸爸吗?”女孩欢呼。“啊?”冯雨师傻傻道,随即发现自己坐在浴缸里,小女孩光溜溜地趴在对面,无数香波泡沫在荡漾,两人大眼瞪小眼。“今天是我第一次过生日。”女孩点着墙上的日历,“妈妈说爸爸出差了,十六年后再回来,不过说不定会偷偷逃回家为我过生日。”他一怔,随即哑然失笑,他从来没见过闰年二月二十九日出生的人,每四年才能过一次生日的倒霉蛋。“生日快乐。可惜我不是你爸爸……”刚一否定,他就看到一张全世界最失望的脸,“不过我是他的信差,你爸爸出差前,下着雨,他穿着海军军官服,一手撑伞,一脚踏着童车,轻轻地摇着。”他慎重地撒谎,连自己都被幻想打动了。这一刻,他俩在命运上沟通了——小女孩就是他的珍宝?到底同他有什么关系呢?突然间,泡泡爆裂,莲蓬头喷出燃烧的汽油!火的诅咒!他抱起女孩,就像抱起一大团要洗的衣服冲出浴室,冲出门厅、冲出天井、冲出……直到发觉置身于空无一人的学校操场,高音喇叭发出沙沙的杂音。“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广播突兀地响起,两人都吃了一惊。那曲调唱得深沉刚毅、无语凝噎,怀中的女孩只有四岁,一句也听不懂,却听得泪如雨下……一束电筒灯光扫来,是值夜老师,这才是他的老师呵!“妈妈!”女孩扑进老师的怀抱。原来是这样。老师目光炯炯,就像被夺走幼仔的母猫;冯雨师甜蜜的笑了,“我并不是偷小孩啊……不过,如果我把孩子藏起来,不管逃到哪里,你都会追着我,拷问我孩子的下落吧。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再也不会分离,在你悲伤时、欢笑时,都会想起我,我们拴在了一起……”老师防范地握紧电筒,就像手持光剑,光束刺眼。“老师的丈夫是怎样的人呢?”他苦笑,“也是异常优秀吧?有天赋的人大多很残忍。”他抛下你孤儿寡母很残忍;你拒绝我的爱很残忍;为报复你我杀死了猫……很残忍。“不许靠近我的孩子。”她做了个斩钉截铁的手势。冯雨师孤零零地被晾在操场中央,黑猫无声走近。“原来老师的悲剧也是你造成的,何必接二连三地杀死婴儿呢,一切和她无关。”“难道老师不是你的最爱么?”猫怪的话击中他的心坎,心脏像石头般片片风化,冯雨师转过头,一字一顿道,“我为你绣。”[四]戏衣雨师从此成了传奇,绣品只在网络拍卖,宣传只在聊天室展开,有人说他只是个事务所称号、虚拟商标,而本人根本不存在!不存在的冯雨师为不存在的死神拉出屏风,绣满一模一样的黑猫。“满意吗?”他殷勤地问,“再免费赠送大日如来、霸王别姬,还有达芬奇!”他变戏法似地端出一幅又一幅刺绣。“你的刺绣,一点诚意也没有!”猫精气得浑身发抖,“童话里,要从鹳鸟的巢穴偷回小仙子,必须勇猛过人,才能逃脱巫婆的毒牙。你呢?自以为了不起?使下三滥就抵得上活生生一条性命?我要教训你!教训你!”死神再次窜上鬼道——雨下得很有层次,异常细腻。电视新闻在播报,又到闰年二月二十九。女孩长大了,撑着雨伞,踏着滑板,在湿漉漉的街道上扭来扭去;毫无预兆地,阴井盖次第炸上天,一道道热蒸汽喷射而出。他扑上去,再次庇护她。“人贩子哥哥!”她轻而易举地认出他,“爸爸说不定今天回家,你得当心!你该不会是***男朋友吧?”他低头看她,雨珠顺脸颊滑下,打散在她的鼻梁上。“我是你***男学生啊,她眼睛一瞪,我就怕得要死!”他作出吹胡子瞪眼的怪相,惹得她咯咯直笑。“再说你爸爸在太平洋上钓鱿鱼,两年后就会回来……”谎言声落,仿佛整条街道也充斥着海腥味。“他不是船长吗?”“为支付你的高昂学费,他只好辞职去钓鱿鱼。”她对解释相当满意,跳上滑板,一把握住他的手,“跟我来!”如障碍滑雪般绕过蒸汽柱,跃进阳台——存满记忆的老房子已拆光,改建成千篇一律的公寓。老师在浇花,“你拐带我女儿多少次了?”“每四年一次。”老师犹豫着,仿佛不能任由他再次消失在夜雨中,“冯雨师!”她朝他的背影喊,“还有一头小猫活着!是头独眼小黑猫!”原来她一直都知道,那夜闯入猫娘产房的,是自己!风吹起她潮湿的一缕缕长发,下一秒之后,天明之后,他们再也不可能如现在这样心心相映,他从未体会过如此幸福而悲伤的时刻!整枝花顿时燃烧!虽是死神的暴怒,此时此刻,却如天赐的礼物![五]垂柳间回荡着知了得意扬扬的叫声,命运也罩在暧昧的太阳雨中。冯雨师扑在绣架上豁出去地刺绣,只剩最后一只猫没绣,丝线全都用完了。“社戏开锣,你的真命天女也会来,”死神谆谆诱导,“你不去吗?你去就会上西天。”一切回到原点,在最初邂逅老师之地结束一切。房前,桥上,都被烟雨入侵;戏曲楼船缓缓驶近,十二幅戏曲门帘以竹枝撑起,宛若云中之舟、花中之车。楼船下,乌篷船聚集,他所思念的母女也乘一叶扁舟而来。“人贩子哥哥。”女孩儿看到他,“今天是我第三个生日,你得喊我‘爱趣三’,这是我的绰号!”“那是什么意思?”“错误的水!我把水的化学分子式写成了H3O。”她笑着,微笑中有十二岁的直接与动人。老师审视着他,她美得更尖锐、更严厉。他则狼狈得像个琉球武士。两人平静地对望,好像中间丢失的亿万光年被一剪刀裁去,再粗暴地缝合在一起,他们俩从来也没有分离过一般……冯雨师轻声问,“我能要一束您女儿的头发,把斗篷完成吗?”她点头,默许了。他终于渡过了悠长的津波,跨进她的船中。每根头发劈成128股,绣出每一行雨丝……视线开始模糊。针头在指尖刺出了血。这是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猫,也是预定送给爱趣三的成人礼服,千种千色的顽猫,经过虔诚的心灵梳洗,都在等待最后一位伙伴的加入,它轻捷而摩登,泄露了恶趣味……无与伦比的杰作,仿佛他降临世间,只为完成这件礼物;从出生第一天起,死神一直引导着他,引导他穿过雨幕和人墙,来到小小一个人儿的跟前。还有最后一针就完成了,可叹线还差了一截!无法缝合的最后一只猫眼,打不上的结……冯雨师停住手,空气中充满电荷的气息,闪电拖着嘶嘶的长舌尖叫。他明白时辰已到,戏剧已演到高潮。胸中一阵鼓动,血咳到缎面上,化作朵朵烈火——爱趣三捂住他的嘴,把他拉离绣台,“等等,你得忍一下,不能毁了你的杰作。”斗篷上各种各样的猫儿瞬间苏醒,跃出锦缎,拖着冒烟的尾巴跃上楼船。“所谓‘鬼斧神工’,正是与魔鬼订立契约,所创造的昙花一现吗?太凄艳了,不愧是悲剧的极致。”死神端详着引燃的幕布,喃喃道。戏衣雨师狂笑,同时大口大口咳血,不,是喷火!“你终于想起来了吗,雨师?”老师温和地问,“你早已不在人世……”雨真是淋湿的记忆!原来我早已在第一次展示会中死去,葬身于异国他乡的那场大火。如果当初老师不拼命劝说我返校,那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交集吧?在老师眼中,我永远是燃烧的少年吧?无法被雨浇灭的欲念,还有小女儿对我的一视同“人”,给我继续留存世间的错觉……他把斗篷披到爱趣三身上,整幅斗篷跑光了猫儿,只剩下如火如荼的美人蕉,她的花语,是坚实的未来!“你是我爸爸吗?”爱趣三泪光荧荧,“每个生日只有你在,爸爸根本没有回来。”“不。”这是升华之前,极其甜蜜的时刻,死神在瓦解他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也在等你的父亲……好同他一较高低。”他向爱趣三撒谎,凭空描绘出一个父亲:他是海军舰长,他在太平洋上钓鱿鱼——虚构的父亲,就像潜水艇的残骸,沉睡于一万英尺的海底,有朝一日会浮出水面,在谎言中重生。不能让他留在这里!妈妈一定要把他送走,“这是你父亲的船,如果要办丧事,也只能躺着你父亲的尸体!他不能留在这里!”“你为什么这么恨他?”爱趣三大哭起来。为什么那么恨他?因为他的出现是一个否定,否定父亲的确实存在,否定那个真实的男人会穿过狭长的雨巷,踏着叮咚的青石板,跳回这艘乌篷船来。戏衣雨师翕张嘴唇,“不要告诉她……”“我永远不会告诉她,”妈妈附到他耳边,“不会告诉她:你是她的另一个父亲,亲生父亲给了她身体,而你给了她梦想……她会永远等待她的父亲,直到那一天,他从太平洋归来。”雨骤然停歇。观众们盯着熊熊燃烧的戏台,惊恐万分。爱趣三却感到一种起死回生般的温暖。她掉入一个已知与未知交接的世界缝隙中……腹部一阵绞痛,疼得她蹲了下来,痛得超乎体验,痛得醍醐灌顶,血滴落在白长袜上……这是少女的初潮。她已安全度过最危险的童年。紧锣密鼓地,她听到生命力在身体中怦怦跳的回音。未绣完的斗篷,随风呼啦啦地飘,最后一头逃不走的独眼猫的背上,一行字迹隐约可见,那是刺绣师的匿名信,绣给死神的咒语,献给她的祝辞:“无人岛上为天子,定觉清凉。”



日本的武士精神来源于哪里

  武士道精神    武士道起源于日本镰仓幕府,后经江户时代吸收儒家和佛家的思想而形成。最初,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