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953.com

ju953.com 超清1280高清中字版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Schalk Hannes Germandt 
  • Christiaan 

    超清1280高清中字版

  • 剧情 同性 剧情片 

    南非 

    南非荷兰语 

  • 2018 

@《ju953.com 》推荐同类型的剧情片

求文: 求这篇《金丝雀》一定要有这个!

牢笼 第一章 开始 公元八四八年,冬。一个寒风飕飕的夜晚。 一阵婴儿的哭嚎声划破夜空,但持续二日的女子哀嚎声却骤然消失。 着急的不顾阻拦,沈富雄硬是闯进了妻子正在分娩的房间;但看见的却是妻子已永不复醒的容颜。难产的痛楚使的秀娘已不复美丽;取而代之的是凌乱不堪的黑发、满床触目心惊的血渍和疲倦痛苦的表情。 产婆在一旁哄着婴儿,也不忍责怪,只好安慰道:「唉!好歹这孩子总是保住了。」 沈富雄之父亲沈山难掩喜色的接过婴儿,他努力的使自己不要太高兴,虽媳妇难产,可沈家总是有后了!大儿子沈富海二十年前进宫当宦官,是成了皇上眼前红人,可这传家接代的希望就落在富雄身上了。但秀娘肚皮不争气,硬是怀一个掉一个,谋杀多少个孙儿就算了;这儿子又不肯纳妾,着实急死他这个老人家哩! 此刻沈富雄已是精神散涣,抱着秀娘的尸身痛哭,他怪的是自个呀!若是纳妾,又或是阻止秀娘想要孩子的欲望;那么就算终老没有子嗣,那也甘之如饴! 沈山将婴儿报到二人面前道:「秀娘,你瞧瞧这娃儿长的多灵呀!未来她会长的同你一样美....」 看着儿子哭的肝肠寸断,不禁忘了以前对这媳妇的埋怨,这时也红了眼眶,「但命绝不会同你一般....就取名叫玉宁,如何?」最后二句,当然是说给富雄听的。 富雄不语,这时产婆赶紧扯了扯沈山,悄声道:「沈老,看清楚点!这是男娃儿,怎取名叫玉宁哩?」 沈山一听,不敢相信的忙掀开裹着婴儿的棉布,他活到现在五十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标致的娃儿! 天!自己还以为得帮「孙女」招赘哩!不由的大叫起来:「沈家有后了!沈家有后了!沈家有后了!!!」 这时,沈富雄虎躯倏然一震,晕了过去,全部人皆忙成一团。 再二日便过年了,但仍冷的令人心寒。 ***** 十一岁的沈宁大大眼儿像兔子似的红了起来,丰厚而红润的唇上未凝固的血丝,浓稠的顺着下巴而下。 在他眼前有四个高矮不一的小鬼正大声叫嚣着,不比沈宁好到哪去,也是全身挂彩。 领头的贾淮眼见无法收拾沈宁,气的大骂:「你不是孤儿是啥?谁不知你娘是你害死的!你爹也不认你,你摆明就是个孤儿!」看见沈宁掼起拳头,才急忙鸟兽散。 沈宁用袖口粗鲁的拭去血渍,正欲离去时,远处传来着急的呼叫声,他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忙像猴子般利落的攀上身后的大树。 沈山四处找,看不见孙儿,又着急的往另一头走去;谁知硬生生的被一颗石头绊倒,忙半天可也爬不起来。坐在树上的沈宁看不下去了,只得跳下树来,搀扶沈山。 见孙儿像个没事人似的,这老人才放下心中大石,笑道:「苦肉计真行,跌一下,你这毛小子便蹦出来哩!」 沈宁蹙着眉头,过肩的长发因适才的打斗散下,使的脸看来更为小巧,大小适中的唇并不算特别,但唇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形,却着实令人想多看几眼;搭上传自母亲像猫般的深邃眼眸,若不说,旁人定以为是个标致的女娃儿;此刻正没好气道:「爷,还嘴硬?我看您是扭伤,不能走了吧?」 从未见过娘,爹也不太搭理他,就是这爷把他当琉璃一般捧着;可人心是很奇怪的,越是不理你,你越是处处想讨他欢心;反之,越是对你好,你却是越是不屑一顾。这一头冷,一头热的,着实令人吃不消。 「宁儿呀,你怎又打架呢?陈婶看见四个小鬼头打你一个,忙跟我说,可急死我哩!」沈山心头大石落下,可不免叼絮一顿。 「什四个打一个?是一个打四个!那四个身上的伤可比我精彩!」沈宁骄傲的扯着嘴角。从小打到大,深知打架的要领:你只要开头打的比别人狠,就不怕别人合在一起把你围着当病猫打! 沈山一听,心叫乖乖还得了!这有什好骄傲的?又碎碎念了一大串。 叹了一口气,为阻止爷爷继续说下去,无奈道:「别念我,是假仙不好,说好要玩三国志的,假仙抢着要扮周瑜就算了,却偏要我扮小乔!怪了,小乔不叫喜儿扮却叫我?我又不是姑娘家!我当然生气啦!假仙便带头喊我娘娘腔,扮娘们最合!」 越说越气,嘟着嘴气道:「反正是他们先不对啦!」 假仙是沈宁帮贾淮取的外号,贾淮家境优渥,可说是潼关的首富也不为过;而这地方的小孩都以贾淮马首是瞻。像刚才很明显的是一面倒的情况。 但沈宁略过了打起来的最大原因;也是最伤人的一句话:你娘是你害死的! 「爷,今个可真热哩!」说完,伸手用袖口抹像脸庞。 「热?你这孩子头被打昏了不成?」沈山不可思议的看了孙儿一眼。 都快冬天了!洛阳 唐皇帝李陵对着铜镜看沈富海将自己的头发熟练的扎紧,戴上皇冠。 再半刻钟就早朝了,自十四岁登基已晃眼六年了,可根深蒂固的腐旧仍紧咬着李陵不放;他是开唐来第十五位皇帝,安史之乱向回纥借兵后,大唐威力自此不振,这就像一颗红艳的苹果,但内部却已腐败溃烂般。 六年前,文宗一夕驾崩,大权为申锡、沈富海所瓜分;申锡拥李陵之弟李玄窜位,而当时李玄年仅七岁。 将全部的权力都交给沈富海,让他同类相斗,这是当时年仅十四岁的太子李陵对自己的赌注,成,败,仅一线之隔。 而自己赌赢了。 沈富海功成身退,并交回兵权。从此,李陵的贴身侍官便永远是沈富海。 虽唐朝是宦官朋党弄得日渐衰弱,以往被压抑的外族也蠢蠢欲动;可李陵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最相信的也是沈富海这白发苍苍的老宦官。 「富海呀,你的白发怎越来越多了?朕都忘了你几岁了?」瞧瞧铜镜中的自己和沈富海,他漾开了笑脸。 李陵的潇洒外表、幽默风趣会使人认为他是一个很好亲近的人,他的眼睛永远是慵懒的半眯着,好似没半点威胁性。 富海笑了笑,仔细的调了调皇冠,「快六十罗!」他感慨看着镜中的李陵,那时小不点的小孩,如今已成了气宇轩辕的皇帝了。 想当初,自己快三十多才净身,差点活不成,若不是李陵当时这小太子,天天去同他说话,自己恐怕就先向命运低头了! 岁月不饶人,老罗!再过个一年半载的,怕是要告老还乡了。 自己很想等到终有那么一天,国泰民安,内忧外患皆平;可怕自己是等不着,盼不到,因时间已不够了。 在自己走之前,一定要替李陵找到一个接替自己的人。 「陛下…」富海吨了吨「老奴年纪大了,怕是不能伺候您了;不若这样,让老奴帮您物色几个贴身侍官如何?现在磨磨,老奴走后才安心呀!」这话闷了好久,总说不出口:今个皇上起了个头,才就把话说出来了。 李陵不出声,低头看着自己宽厚的掌心,好半响才慢条斯理的说:「朕得上早朝对付那些狐狸了!」说罢,便起身走向大殿。 富海楞了一下,追着皇上,急呼道:「陛下!陛下!这话还没完哩…」无奈的摇摇头,这皇上怎越走越快?只得急忙跟上去。 紫銮宫— 沈富海拿着一个精工雕花的托盘,上头摆着数个刻着后宫佳丽的绿牌,缓慢的走向正批改折子的李陵,恭敬道:「陛下,晚了,该歇息歇息了。」 自那天后,李陵便埋首公文至今;若再不准个妃子、贵人侍夜,自己这个「沈公公」可是会被后宫那些美人叫去「问候」的! 他可无福消受。 「拿走,今个不召妃子。」李陵挥挥手,头抬也不抬。 沈富海心中叫苦,忙道:「陛下,您别为难老奴了,这…」 话未说完,李陵便接着说:「富海,跟你谈个条件,若你答应了,朕便唤妃子;若不答应…朕便一日不唤妃子。」 沈富海忙点头,皇上至今仍未有子嗣,若皇上为此不召妃子,那今个自己便是千古罪人了! 李陵显的有些犹豫,但仍是说了,「嗯——朕知道这要求过份了些,但朕仍不得不说;还记得十二、三年前,你请朕的红蛋吗?」 沈富海一震,自己大概料到皇上要说什么了。他艰涩的点点头。 「朕想叫你那侄儿进宫顶替你的职务,如何?」 富海忙道:「不不不,不若老奴继续侍候陛下您吧!」 李陵摇头,他必须断然,不然自己会硬不下心,「朕已改变心意,你在侍候朕也不过三年五年,朕需要一个有你正直血统的贴身侍官;你知道,这职务可不容易,一天都需守着朕。朕也不想你沈家绝后,可守在朕身边可得“干净”才行。」 后宫便达近百人,虽没有佳丽三千如此夸张,可对李陵而言,他谁也不爱。 夜晚,只是日复一日政治床戏的到来。 皇后和四大妃是宰相、高官之后,才人、妃子多为外域人,便可知这是当时纷乱的局面,不得以的和亲政策。 而贴身侍官又得轮班跟着自己;有时当然也包括“行房”。不去势,势必出岔子;抑或引人纷议。沈富海无言以对,两事衡量之下,沈家无后确是小事一件。 李陵放软声调,道:「朕还打算赐你国姓李,将你祖先全迎进皇陵,朕的后代就如同你的后代;算是…朕的补偿?」 他相信李家的列祖列宗会赞同自己的决定的。因富海等于是他的再生父母呀! 宦官居然被赐国姓?这可能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吧!沈富海只得跪下,叩谢皇恩。 ***** 沈宁一脚才踏进马房,便被黑暗中的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掠倒。 顺着跌倒的势子撞的七晕八素,尚未恢复过来时,已被人压吻着。挣扎许久无用,便使尽吃奶的力量咬了对方伸进自己口中的舌头。 对方惊呼一声,两唇分开,但仍未放开沈宁;从这声,沈宁讶道:「贾淮?」 沈宁旋即笑了出来,道:「你这王八羔子,还不快放开我!连喜儿和我都分不清么?」 「你知道喜儿与我的事?」贾淮此刻背着月光,表情如何无从了解;但从口气即知他定是非常惊讶。 沈宁俊脸微红,连忙解释,「嘿!先说明我可不是故意偷看!是那天想借你的赤日逛逛,听到呻吟声,还以为有人受伤了,才…无意看到的!」 虽大伯是皇上跟前红人,可凭这忠心不二的本事,沈家其实也不算富裕,日子顶多是好过一些罢了;反过来看,只是贾淮这不出二十岁便拥有数匹良马,可见得富裕至何种地步。 贾淮又允自己可随意借他的马:那是匹有着十分亮眼的红鬃,产自西域高昌的骏马,名唤赤日。 自己是极爱赤日,所以三天两头便跑来借借,才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贾淮表情数变;当然沈宁是不会看到。沈宁见他像个木头似的,毫无动作,尴尬的咳了一声,埋怨道:「还不快起来?」 翻了个身,贾淮硕壮的身躯颓然地坐在干草堆上,低头不语。 「别垂头丧气的,我可没告诉伯父;但你可得切记要对喜儿负责,她自小就喜欢你的。」沈宁只能说,凭身份,喜儿顶多只能做妾;若贾淮不负责任,那她就真太可怜了。 「明个你就要进宫了,你舍得丢下我们吗?」艰涩的开口,但他说的却是另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沈宁奇道:「哎!你这冤家,不是和我总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的吗?我走你岂不更快活?」边说边学贾淮爹娘吵嘴的样子,滑稽好笑。 他白了沈宁一眼,「还贫嘴!宦官耶!」 沈宁尴尬的搔搔红通通脸颊,「宦官又如何?爷和爹都去世了,进宫出宫又有何差?在宫里至少仍有富海大伯,自己才不会一个人。」 从爹死去后,自己便看开了,什么传宗接代?都是无意义的。爹在临终前,开口跟自己说了十四年来的第一句…「爹对不起你。」 那么,爷爷和爹、娘的恩怨,甚至牵连到自己从小便没有父爱;这一切的一切都变的可笑至亟了。 他心深处有一种反抗的念头,且痛恨这世俗给他的拘束;不留子嗣又如何?他偏是要反其道而行!孤老也不错,相信皇上会让自己安享晚年的。 贾淮富个性的浓密剑眉微挑,无厘头的爆出一句:「你才不是一个人…玉梅喜欢你哩!」 「那又如何?我喜欢她吗?。」迷蒙的星眸望向窗外,沈宁淡淡说着,好像在谈天气般的无所谓。 贾淮再无言,同沈宁安静坐着。 第二章 机缘 炙阳无情的洒下,回异于动物不适的汗淋淋,嫩绿色的枝叶像要的更多般,尽情的伸展着。 沈富海紧张的领着沈宁进厂子,也称净身房,这是专门为将成为宦官的人去势的地方。也是宏伟华丽的皇宫看来唯一简朴的地方。 「宦官和阉人,本是两回事。宦官是在权贵人家服侍的人,自也有在宫中服侍的。但因后来刑罚滥了,士大夫中也有遭到宫刑的,有些因能力高也进宫当宦官了。后汉邓太后临朝,宫中有好几种官都改用阉人,就这样流传下来了。」沈富海耐心的讲解给沈宁听。 看门昏昏欲睡的老宦官听到声音,惊醒过来,见到沈富海,忙站好躬身道:「沈公公好。」 沈富海咳了一声,低声道:「这是沈宁,我的侄儿。这手续我来便成了。另外,这是孝敬你的。」顺手将酒菜塞向老宦官的手。老宦官边说着:唉唷,受不起,受不起。却边将酒菜接过。沈宁在后面看的饶富兴味。老宦官早有耳闻皇上要沈富海家中唯一后代征入宫中之事,同情道:「当然,当然。」便让沈富海领着沈宁入内。 当两人出来时,老宦官早已醉了。 「仔细听着,这三天是所谓的伤日,凡去势的宦官这三天皆要休养,不得妄动,不能喝水,等伤口结痂。这水袋你藏着,千万别给人看见;我会交代人送三餐来的。而你这三天可要乖乖待在床上,不可出房门半步,知晓吗?」沈富海压低声音再三提醒,若有人知道沈宁并未去势,假宦官混入后宫,这结果可严重了! 可人的私心终胜过良心,若沈家后代因此断送,那他亦是个罪人! 沈宁无奈的应声好,沈富海才匆忙离去。 他环顾第二个觉得简朴的地方,就是这一长排的下人房,其中之一的自己房间。虽说是简朴没错,但比起同排的下人房,自己的房间较大,也较好一点。可见因沈富海的关系,自己多少有一点特别待遇。 呆坐床沿,他思考这几天的急遂变化。由一开始的皇上点名入宫,到现在的假戏,实是变化颇大。 其实这事自己已接受,他并不想拖累沈富海这唯一的亲人,甚至于不知情的皇上;可富海终是长辈,他的坚持,自己也不便太过反对。 拿起自己小小的行囊,取出一副棋盘,便自己和自己对奕起来。懒洋洋的冬日阳光缓缓斜射进屋内,正苦思的沈宁也不自觉睡着。 不知过多久,他被细微的棋粒移动声吵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的另一头,正坐着一个高大的陌生男子。上扬的嘴角,使的他看起来亲和力十分强,好似不知忧愁为何物般。 那男子穿者深紫色的袍子,由上头织工繁琐来看,理当是权贵人家才是。带点褐色的发,整齐的往后梳成宫冠,完美显示出那阳刚如石雕般的容貌。 沈宁不由得承认眼前男子确是贵气,在他印象里,只贾淮和眼前这男子穿起紫色华物,会使自己觉得很配,若是俗气的人亦或是平凡人穿来,只会益加俗不可耐。 男子徐缓而慵懒的笑着,「这棋奕的不错,连我都手养哩!该你啦。」 虽不自觉的盘算下一步,但沈宁心里也不禁咕哝着:这自大的人是谁呀?口气颇傲。直了直身躯,伸手反击。 几手下来,对方已处弱势;可令他不敢置信的是,眼见已势在必得,但其实是个精心陷阱。 一个失误,满盘皆落索。 「嘿!不公平,我还没睡醒,重来!」沈宁叉腰挺胸耍赖着。开玩笑!说什也要留此人再下一盘,好挽回声誉。 对方一听他开口,又见挺起胸膛时的平坦,不由得一楞,惊道:「啥!你不是女的?」 沈宁没好气的将事实与谎言和在一起,「谁告诉你我是女的?我还是宦官哩!算你猜对一半。」旋想及自己正“做戏”中,实不宜节外生枝。草草的收棋粒进羊皮袋,没兴致再同此人对奕了。 「莫动怒,莫动怒,这不是向你赔不是?再来一盘如何?我很少遇到对手哩!」对方展开笑颜,陪笑的说。 可这刚败仗的沈宁听起来,分外刺耳,言下之意好似没人是他对手般。他不禁失笑道:「嘿!你知不知谦虚这二字是怎样写么!再来一盘又如何?怕你不成?」说罢,扁着嘴又将棋盘摆好。 正准备下第一手时,突然远处一阵骚动;这陌生男子忙向前捂住他的嘴,示意别出声,待骚动方向朝这渐渐逼近,才叹道:「唉,再不走,我可真要掉泪了!看来这盘棋得延至下次哩!后会有期!」言罢,便从后窗闪身离去。 沈宁不禁暗骂:怪人一个! ***** 三日后,沈富海将沈宁交由一位郑公公带。因他向皇上请示,让沈宁先了解宫中大致事物,再进而学习如何服侍皇上。 他会如此安排,是希望初到宫中、人生地不熟的沈宁别对皇上生出依赖感;这会使的沈宁日后可能无意出宫。 他心里盘算着,皇上现已二十岁,若三十年后仙驾归去,那沈宁顶多四十多;若出宫隐姓埋名、娶妻生子,机会亦是一半一半,总比没有后代强多了。 只是自己可能因烦恼先走几年。 郑公公大致介绍了皇宫的位置,并交给沈宁一支银针,慎重的说:「这收着,皇上用膳时,你得先帮皇上试毒;若有问题,这针头会变黑,懂么?」 不解的收起银针,沈宁好奇的问:「怎着?有人要害皇上么?」 郑公公一听,忙捂住沈宁还在发问的嘴,训道:「呸!呸!呸!别乱说话!皇上龙体尊贵,当然吃的也要特别注意才行!」 皇上逐步取回政权,当然那些威风已久的高官、权贵人人自危。若狗急跳墙,会做出什么事可没人知晓。际此风声捩影、草木皆兵之际,饭可以乱吃,话可万万不可乱讲。 蓦然,前方一片吵杂,七、八名貌美宫娥,众星拱月班拥簇着一个锦衣玉服的女子,招摇的走向这边来。 那女子着露出大片雪白酥胸、醒目的大红色宫装,衬的其皙白的皮肤吹弹欲破,梳的是当今最流行的灵蛇髻;应是皇族什的才是。果不其然,郑公公忙扯着沈宁躬身行礼道:「拜见和硕公主!」 那名叫和硕的人儿,美目瞧了过来,看见郑公公,笑得合不拢嘴道:「郑公公好,那日拜托您的事,办妥了么?」 「唉,还、还差一点,请公主耐心些。」郑公公连说话都有些颤抖了,支支吾吾的。 和硕一听,发嗔道:「唉,等、等、等!您老已叫人家等三次了,怎这么久呢?再不快些…」 话还没说完,她看到郑公公身后的沈宁,像看到玩物似的,不再数落郑公公,反绕着沈宁走,双眼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沈宁被瞧的不知如何是好,呐呐的低着头。 她伸出葱葱玉指,挑起沈宁的下巴,吃吃笑道:「唷!郑公公,这么标致的人儿,怎穿着宦官服哩?」 突然又想到什么,怪笑道:「啊!我知道了!准是给皇兄一个惊喜是不?嘻,才叫他扮男装的;郑公公,我说的是么?」 这暧昧话从女人家、又是如此尊贵的公主口中说出,沈宁脑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要作何反应才是。 「公主明鉴,确确实实是个男的,刚当宦官哩!」郑公公陪笑的胖脸显的十分谄媚。她吃惊的仔细瞧了瞧,甚至伸手摸沈宁的胸膛,才道:「说的也是,两个男人能干什么。这个好玩,不若郑公公您将他发给人家吧?」 尴尬的摇摇头,郑公公苦笑道:「不是我不给,这人确是派给侍候皇上的呀!」 和硕公主和宫娥窃笑的更大声了,喘气道:「不给就不给!人家向皇兄要去!」言罢,才又和宫娥一阵嘻笑走掉。 见和硕走远了,郑公公这才不屑的努努嘴道:「别理她,这公主是色胆包天一词来形容都不为过!甚么话都说得出的口,都有婚约在身了!。」 沈宁这才回神,尴尬的扯开话题:「公主拜托公公什么事呢?」 没想到郑公公压低声音靠近沈宁耳边说道:「公主溜出宫,看上了个身强体壮的卖油郎,千方百计的要我把那人送进宫;可对方有家室呀!当然不肯啦!我瞧呀,再逼不成可得按个罪名压进宫哩!」 沈宁惊讶道:「呀!这事皇上、公主的未婚夫袖手旁观,不管吗?」 郑公公双手一摊,无奈道:「公主早就不是完璧之身哩!其中因由太复杂啦…就算如此又如何?驸马气也不敢吭一下!而皇上要管的事太多啦!理不到这,我们这些下人被威胁利诱下,也只得欺上瞒下,以求自保啦!」 顿了顿,又小声道:「否则呀,哪天被按个罪名处死都不晓得哩!」 ***** 沈宁一踏进房门,脚酸的差点走不到自个的床;郑公公的皇宫大致介绍,和实际走一遭,实是天地差别。 到今日才知晓皇宫如此之大,又是宫,又是殿的;他的头快变成两个大了!若不是适才不知哪起了骚动,看来郑公公还会兴致勃勃的继续下去。 坐到床沿,孤零零的揉了揉自己可怜的脚板;快被瞌睡虫侵袭时,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沈宁紧张的喊道:「谁?」 「宁儿!宁儿!快开门!」声音赫然是沈富海,沈宁忙下床开门。看着仍气喘不休的大伯,沈宁好奇的问道:「怎么啦?」 沈富海还未踏进房内,便一把将沈宁扯了出来,边走边道:「这事我们边走边谈,」又加快了步伐,续道:「宰相杨公伙同回纥人行刺皇上未果,东窗事发逃走啦!可居然无人抓到杨公或同伙,皇上怀疑还有同伙在宫中陈仓暗渡,这嫌疑自是落到杨公的女儿,杨皇后身上啦!」 难怪,宫中的侍卫明显的增多了,沈宁和沈富海不时见到六人一组的巡兵。 沈富海续道:「皇上刚喝个大醉,要杨皇后去侍夜,还大喊要杀他便来吧!今时今日,杨皇后怎都不可和皇上独处;杨皇后亦当然不肯,还大发脾气哩!朝廷满坑满谷不知有多少杨家人,若造反还得了?我得先去安抚杨皇后,可皇上又闹酒脾气,不肯别人侍奉;所以,你的责任便是看好皇上,懂么?」 两人穿过了御花园,向右沿着步道走向李陵的寝宫。 沈宁依旧是着宦官穿的藏青色宫装,衬的沈宁本就白的皮肤越加白皙,压低声音,「皇上怎会如此鲁莽,不计后果呢?」皇上如此一闹,虽可说是酒后乱言,可皇后和他都下不了台。 「这宁儿你就有所不知了;杨公和我是当时拥皇上的主臣呀!」沈富海回以苦笑并的无奈说着。 沈宁一震,将心比心,若自己是皇上,也会如此失去方寸,咋舌道:「皇上真不是人当的!」 摇摇头,富海略显苍老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心疼,「是呀,别看皇上似是坚强,其实他是孤独、不安 、猜忌的。就像一头困兽呀,困在这富丽堂皇的皇宫。哎!」 富海在殿外交代几句,沈宁才小心安静的走了进去。 紫銮殿内乌黑一片,完全不见平日那雍容华贵的气派;偌大的宫殿,只是平添一种冷清空洞感。 沈宁暗忖就算请自个进来住,打死也不愿,只怕住不到十日可要发疯了!大的没半点人气。 沈富雄交代进去后点一盏灯,万勿吵醒皇上,留心皇上便成;殿外自有重兵看守,只要皇上别做傻事可就谢天谢地喽! 无声息的拿出火熠子,沈宁弯身点亮身旁的一盏灯,晕黄的烛光像竞跑似的洒向四周。而这时,目光所及的只要是立着的东西,无一幸免的全倒了;更有一张胡床一分为二!



金丝雀 什么鸟

详情请查看视频回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