関西援交千鶴

関西援交千鶴 完结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傅亨 周楚濋 乔乔 
  • 王岳伦 

    完结

  • 剧情 喜剧 国产剧 国产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2013 

求丁丁张的《人生需要揭穿》完整版,真心感谢!978430844@qq.com

如果没有对财色名食睡本质的揭穿,其它的揭穿都很无聊。



古龙小说中经典语句(有哲理的)是什么?请注明出处

风吹花动,花动花落。 不管他天地间又平添落花几许,也是寻常事。 花落人亡,天地无情。 天地本就无情,若见有情,天早已荒,地早已老。 浪子三唱,只唱英雄。 浪子无根,英雄无泪。 浪子三唱,不唱悲歌。 红尘间,悲伤事,已太多。 浪子为君歌一曲,劝君切莫把泪流。 人间若有不平事,纵酒挥刀斩人头。 夜深人静,从大醉中醒来,忽然发现躺在自己旁边的是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这种滋味你有没有尝过? 在欢呼和喝采声中,一个人回到家里,面对着漆黑的窗户,只希望快点天亮。 这种心情你有没有想过? 今宵花天酒地、狂欢极乐,却连自己明日会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甚至连今宵酒醉何地都不知道。 这种日子你有没有过过? 杨柳飞舞,晓风残月,这种意境虽然美,却是美得多么凄凉,多么令人心碎。 这种欢乐,你愿不愿意享受?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喜欢追忆往事,有的喜欢憧憬未来,但是也有些人认为,老时光并不一定就是好时光,未来的事也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测的。 只有“现在”最真实,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 这种人并不是没有事值得回忆,只不过通常都不太愿意去想它而已。 往事如烟,旧梦难寻,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做错的已经做错了,一个人已经应该从其中得到教训,以何必再去想? 再想又有什么用? 这世界上有很多看来极复杂、极秘密的事,往往都是为了一个很简单的原因而造成的。 那就是爱。 爱能毁灭一切,也能创造一切。 人生既能充满了爱,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苦苦去追寻爱呢? 爱是什么? 是幸福吗? 自古以来,“雨”一直是诗人们感伤的代用词。 在雨中很容易使人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事,也会使人忘情的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事。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不管这种东西你再怎么爱,如果让你每天面对他,久了你一定会烦,会腻,对他的喜欢和爱的热度一定会退,会淡。 自古以来,恐惧岂非就是痛苦的极限? 痛苦的极限是恐惧,那么恐惧的极限又是什么? 岂非就是不知道? 一个空的人和空麻袋都是站不起来的。 如果一个人已空得如空麻袋一样,他又怎么能胜? 空即不空,不空即空。 空空如空,人生本就是空。 人因空而出,又因空而结。 空是人生之始,亦是人生之结。 空又如何? 不空又如何? 为什么古老的秘技总是会失传? 是人类太自私?不肯传? 或是人类太进步?进步到不屑去学这些古老的秘技? 通常拥有绝技的人,都有奇怪的脾气。 世界确有种人,虽然活着,虽然是人,但一举一动都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 这种人从来就没有过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他的一切都遵照着他人的意思而活。 这种人千古以前就有,千年以后还是不会消失。 在这个世界上,凡事凡物久了都会变淡,包括爱情在内,唯独“回忆”,不但不会变淡,反而越久越浓。 越浓就越痛苦,痛苦加深,回忆就越浓。 尽管回忆痛苦,人们却愿意享受。 因为无论多么深的痛苦里,总有那么一丝甜蜜。 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肥。一个人若出名了,时常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找你。 你想不要别人来找都不行,因为这本是江湖人千古以来便存在的规矩。 你因别人的名而使自已成名,别人当然也会为了你的名来找你,他当然希望因为你的名而使他出名。 ——纵然成名又怎么样?总有一天你定会因为你的名气而死。 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又有什么不好? 成名了又有什么好? 人从一生下来,就开始在等待。 等待一个结束。 一个死亡的结束。 如果说死亡是结束,那么出生是否是开始? 死亡并不恐怖,也不可悲。 可悲的是有些人纵然活着,但生不如死,活不如灭,他们活着也只是活在痛苦的深渊里,毫无意识。 一朵残菊在风沙中打滚, 既不知从哪里吹来, 也不知要被吹到哪里去。 世人岂非也都正如这朵残菊一样, 又有谁能预知自己的命运? 所以,人们又何必为菊花的命运感伤及叹息? 菊花若有知,也不会埋怨的。 因为它已有过自己的辉煌岁月, 已受过人们的赞美与珍惜。 “我爱你”,多么俗气的三个字。 可是除非你听过,除非你说过,要不然你无法知道这三个字中包含了多少无奈?多少的辛恨酸楚?多少的甜蜜?多少的痛苦? 要说出这三个字前,你必须经过一段多么漫长、多么痛苦的征程。 说出这三个字后,你必须接受那不可知的未来,是甜?是更痛苦?是无奈?还是更辛酸? 千年以前,就有很多人说过这三个字。 千年以后,还是会有很多人说这三个字。 不管你是说,或是听,你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了解到这三个字的无可奈何。 树木悲哀吗? 树木纵然有悲哀,也不是为人所了解的。 树木从发芽到长大,老去枯死,都是在一个地方,除非有人将它移植,否则树木自始自终都是在同一个地方生长。 而人就不同了,人可以到处乱跑,可以任意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玩自己喜欢玩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固然有人总是在做自己所不愿做的事,吃自己所不喜欢吃的东西,但最起码他还能动,还能走。 树木呢? 它不喜欢这里的阳光,就可以自己躲起来吗? 它不喜欢这里的土质,就可以自己找块好一点的土地吗? 不能。 所以从人方面来说,树木是悲哀的,是值得同情的。 母亲怀胎十月,婴儿哇哇落地,辛辛苦苦的养育着,所有的痛苦代价都有在孩子头一声“娘”中,得到了补偿,得到了满足。 往事如烟,旧梦难寻。 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做错的已经做错了,一个人已经应该从其中得到教训,又何必再去想? 再想又有什么用呢? 这句话很对。 但说这话的人一定是穿得暖暖的,吃得饱饱的,喝着好好的,从小就生活在很太平里的人说出来的。 这种人当然会觉得“往事如烟,旧梦难寻”,因为他所经历过的通常都是小小的不如意,小小的挫折,小小的感情插曲。 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做错的已做错了,再想又有什么用? 什么叫回忆? 什么叫往事? 什么叫刻骨铭心? 你曾经谱过一段令你刻骨铭心的恋曲吗? 你是否经历过一段生不如死,今天过了,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的日子吗? 如果你曾有过这些经历,那么你一定知道往事是否可以说失去就让它失去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永远都活在回忆里。 这种人固然不对,却是值得原谅的,因为他们的往事实在太刻骨铭心。 感情是什么? 感情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东西。 有些感情你越想去珍惜、得到,它消失得越快,它离你越远。 有些感情你越想忘了它,它却如蛆附骨般的侵咬着你,时间越久,它咬得越深。刚开始时,你会觉得痛苦不堪,可是时间久了,你就会忘了什么叫痛苦,因为你已活在痛苦里。 有些人看起来很坚强、很薄情,对任何事和人都淡然处之、漠不关心。 这种人并不是无情,而是不知为何种原因,使得他不得不将感情埋藏在心里,埋藏在骨里。 这种人的感情一定很专、很痴、很浓,甚至很可怕,因为他的感情一定会淹没对方,有的很有可能会毁了对方。 但这种人的感情毁的往往却是自己。 ——古龙、丁情《怒剑狂花》 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最可怕的敌人,却是朋友。 你若得到了一些东西,你就同时失去了一些东西。 一个人清醒的时候太多,岂非也很痛苦? 这世上永远有两种人。一种人的生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存在,而是为了燃烧,燃烧才有光亮,哪怕只有一瞬的光亮也好。 另一种人却永远只有看着别人燃烧,让别人的光芒来照耀自己。 哪种人才是聪明人? 如果你是一个“平凡”的人,那一定过得很幸福快乐了。 平凡,自开天以来,上苍就赐给我们这个权利,可是,我们却疏忽它,不要它。 有的人与人之间,就像是流星一般,纵然是一瞬间的相遇,也会迸发出令人眩目的火花。 真正的寂寞是什么?一个人独处,无人陪喝酒聊天,寂寞得要命。心事无人知,朋友虽一大堆,却没有一个可以倾吐心曲的,寂寞的要命。 这不是寂寞,这只是你感觉寂寞而已。 真真正正的寂寞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空虚,一种令你发狂的空虚。纵然在欢呼声中,也会感觉到内心的空虚、惆怅与沮丧。 醉话往往是真话,只可惜世人偏偏不喜欢听真话。 一个人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如果你已经担起了一付担子,就不要随便放下去。 朋友是不分尊贵贫贱、职业高低的,朋友就是朋友,朋友就是在天寒地冻的时候,想起来心中含有一丝丝暖意的人。 朋友就像一杯醇酒一样,能令人醉,能令人迷糊,也会令人错。有一点不可否认的,能令你伤心、涌苦、后悔的,通常都是朋友。 ——古龙、丁情《那一剑的风情》 饥饿岂非是结束生命的方法之一? 然而却不是最残忍的一种。 自远古以来最残忍、最有效、最可怕、最原始的结束生命,岂非是人类? 人杀人,人杀万物,岂非是最迅速的一种? 世界的确有很多事情是这样子。只要人们认为你做错了一件事,那么以后的事,就算你是对的,他们也认定你是错的,你就算有百口,也难辨解。 付出的感情,宛如泼出的水一样,只能停止,而永远无法再收回。 人之所以会有痛苦,就是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 你只有在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痛苦。 ——这本就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之一。 人为什么总对已得到的感情不知加以珍惜,却在失去后再追悔? ——这种痛苦本就是人类最古老最深邃的痛苦。 男女之间,有句话是一定要说出来的。 你若不说出来,别人怎么会知道?会明白? 剑客的剑,有时候就象是钱一样,在某些方面来说几乎完全一样。 一个剑客手里是不是有剑,就好像一个人手里是不是有钱一样,往往可以改变他们的一切。 如果一个剑客手里没有剑,一个人身边没有钱,一口米袋里没有米,都是一样站不起来的。 如果有人说,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没有第一次,那么他说的就算是句名言,也不是真理。 因为爱情是会变质的,变为友情,变为亲情,变为依赖,甚至变为仇恨。 爱跟恨本就在一念间。 会变的,就会忘记。 等到第一次爱情变质淡忘后,往往就会有第二次,第二次往往也会变得和第一次同样真、同样深、同样甜蜜、同样痛苦。 爱情更是不分年轻老迈的。 年青人虽然敢爱敢恨,狂热有劲,年纪大的人也会有爱的迷惑,会让爱冲昏了头。 甚至比年青人多了一样,对爱情的“诚”。 诚心诚意的去爱,不惜生命的去爱,只可惜老年人这一份“诚”,往往会被利用,有时甚至会被自己利用。 好管闲事的人通常也都是不怕麻烦的人。 每个人都有家,不管是“好”家,或是“坏”家,不管是“穷”家,或是“富” 家,不管是金碧辉煌的家,或是残瓦破壁的家,家就是家。 狗窝也是家。 有家就是温暖的。 家就是你逃避现实的最好场所,也是你在外受了委屈的最佳哭诉地方。 家也是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做任何事的地方,譬如说,人身体有某些地方随时都会痒,但你却不能随时随地的抓。 在家里你就没有这些顾忌了。 除了长辈或外人在时。 在有些方面来讲,浪子和孤儿岂非很相似? 都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既不知来处,也不知归向何方?他们都只是人生中的过客而已。 是过客,不是归人。 归人似箭,过客飘浮。 那答答的马蹄声。 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过客。 一个寂寞的少妇独坐在风铃下,等待着她所思念的远人归来,她的心境多么凄凉多么寂寞。 这种情况下,每一种声音都会带给她无穷的幻想和希望,让她觉得归人已归,思念已终,寂寞远离。 等到她的希望和幻想破灭时,虽然会觉得哀伤痛苦,但那一阵短短的希望毕竟还是美丽的。 所以诗人才会说:“这是个美丽的错误。” 如果等到希望都没有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在某些方面来说,倚窗盼归人的少妇,和飘泊的浪子岂非也很想像? 自古以来,黑暗岂非就是恐惧的根源?! 江湖上的大侠客、大名人、英雄好汉,并不像传说中一样过的挺惬意。他们和平常人一样要生活、要吃饭、要玩要喝要花钱。 没有收入,又怎能花? 这些侠客名人又不能去偷去抢,于是有的人就开始“兼差”。 兼差的行业中最好的当然就是“职业杀手”。 在人类所有的职业中,历史最悠久最无奈的职业,就是杀手,也是男人最原始的一种职业。 干杀手的钱虽然赚得很多,但大多数是悲剧人物,因为他们“出行任务”时,随时随地都会有死的可能,而且还要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有时接到的任务是刺杀自己的亲人,那时不但不能迟疑,还要连眉头都不能皱一下。 杀手不但要六亲不认,而且必须冷酷无情,更要绝情,决不能有一点儿女私情,也不能有天伦之情。 绝情绝义,残酷狠暴,冷血无名,这些都是干杀手的必备条件,更重要的一点是,必须无我。 没有自己的时间,没有自己的利益,没有自己的恩仇,没有自己的爱恨,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必须绝离。 更重要的一点是,杀手这一行没有“退出”的机会,只要你一踏进,至死才方休。 如果你想等捞饱了钱,然后退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就算仇人不杀你,同行的人也一定会追到你,追到你完全不能说出秘密时为止——不能说出秘密的人,在这世上大概只有死人一种而已。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别人已认为你不可能对他们构成威胁时,或许会放过你。 命运常常会使人遭遇到一些奇奇怪怪,谁也无法预料的事。 命运也常常会使人落入某种又可悲又可笑的境遇中,使人根本没有、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命运更常常会使一些根本不可能不应该在一起的人相遇,而让一些不应该不可能分手的人离别。 只不过真正有勇气的人,是永远不会向命运屈服的。 他们早已在困境中学会忍耐,在逆境中学会忍受,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挺起胸膛,继续挣扎奋斗。 只要他们还没有死,他们就有抬头的时候。 做一个平凡的人并不可悲、也不可耻。 一个本来很平凡的人,一定要去做他不该做的事,才是真的可悲。 无论什么人,一生总会遇到些很突然的变化,就象是其他一些别的事一样,这些变化也有好有坏,有的令人欢欣鼓舞,有的令人悲伤颓废。 在感情方面来说,爱情就是突发的,仇恨也是。 在生活方面来说,往往也有些事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无论这些变化是好是坏,在本质上都有一点相同之处——在变化的过程中,通常总会发生一些让人终身永难忘怀的事。 一个人内部的变化和衰老,本就是任何人都无法看出来的——甚至连自己都看不出。 真正的改变和衰老是在人的心里。 一个人只有自己心里觉得衰老时,才真的衰老。 光明也正如黑暗一样,总是忽然而来,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但是你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相信它迟早总会来的。 人的意念都是在一刹那决定的,亘古以来,又有谁能预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在下一刻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古往今来的王侯贵族死了以后,通常都会以珠宝黄金殉葬,再以他属下最英勇忠心的卫士陪葬,来看守他的珠宝和灵魂。 他自己当然不会知道他这种做法有多么愚蠢。 因为他已经死了。 过一天算一天,今天有得吃,就多吃一点,今天有得喝,就多喝一点,至于 “明天”,那是明天的事了。 今天在豪华酒楼里吃喝玩乐,明天说不定已死在阴沟里;今天是脂粉堆中的多情郎,明天说不定是被踢出大门的醉汉;今天是挥金如土的大爷,明天说不定已成了倦伏在屋角的可怜虫。 世事多变化,又有哪个人能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 所以做人就该珍惜“现在”,好好的把握“现在”,也唯有“现在”,才是最真实的。 不要等到失去后,才去后悔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那段“过去”呢? 造谣本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 “酸葡萄的心理”本就是某些人士的专利品,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那么多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作为一个浪子,作为一个时常在危险、争夺、刀剑中过日子的人来说,“家” 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海市蜃楼。 他们虽然有时会在午夜梦回时,憧憬着“家的生活”,但通常他们都不敢过这种生活。 因为“家的生活”虽然会使人感到幸福、快乐,但是却会磨灭掉他们“奇异的本能”。 世上有很多人都像野兽一样,有种奇异的本能,似乎总能嗅出危险的气息。 虽然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但危险来的时候,他们总能在前一刹那间奇迹般的避过。 这种人若是做官,必定是一代名臣;若是打仗,必定是常胜将军;若是投入江湖,就必定是纵横天下不可一世的英雄。 管仲、诸葛亮,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能居安思危,治国平天下。 李靖、韩信、岳飞,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才能决胜千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英雄所代表的意思,往往就是冷酷、残忍、寂寞、无情。 曾有人对英雄下过定义,那就是:杀人如草、好赌如狂、好酒如渴、好色如命! 当然,这不是绝对的。 但不管是哪一种英雄,也许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无论做哪一种英雄都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世上最容易令人老的只有两样东西,那就是仇恨和情丝。 情丝令人黯然销魂,仇恨却能让人绞痛入骨,至死方休。 父爱和母爱是不一样的,父亲一定要看到孩子脱离母体,降临人间,才会去爱他,从第一眼看到小孩起,父亲才开始爱,父子之爱,是一种学习的爱。 母爱却是自然的,从怀孕那天开始,从婴儿在母体成形那天开始,母亲就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很快就变成了爱。 婴儿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有了他母亲爱的关注,母爱是天生的,父爱却是后天慢慢培养的。 你知不知道世上有很多女人在被强暴后,最初都恨不得死,可是等到她们确定自己怀孕之后,但打消了自杀的念头,而且希望将孩子生下来,是为了什么? 母爱? 是的。不管这孩子是怎么来的,怀孕会使女人产生那与生俱来的伟大母爱,也让恨变成了爱。 何必多情?何必痴情? 花若多情,也早凋零。 人若多情,憔悴、憔悴…… 人在天涯,何妨憔悴? 酒入金樽,何妨沉醉? 醉眼看别人成双成对, 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 花木纵无情,迟早也凋零。 无情人,终有一日须憔悴。 人若无情,活着还有何滋味? 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 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 ——古龙、丁情《边城刀声》 每个人都有彷徨的时候,彷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彷徨中不做抉择,因为一旦有所抉择,就不会再彷徨,就会照选定的方向去行事。 人就是这样,非要看到真相时,才会发现原本有那漏洞在眼前,以前却一点也看不到。 ——古龙、申碎梅《白玉雕龙》 越有趣的事越不能做得太多,否则就会变成很无趣了。 很少说话的人,说出来的话通常都比较有分量。 老人的生命已不长,一个人应该享受到的事,他大多都已享受过。 现在他还能够享受的事已不多。 奇怪的是,越老的人越怕死。 当一个人不肯承认他害怕的时候,也就是害怕得要命的时候。 什么是为刀所役?刀即是人,人即是刀,人与刀不分,刀感受人的杀性,人禀赋了刀的戾性,人变成了刀的奴隶,刀变成了人的灵魂。 什么是役刀? 刀即是我,我仍是我。 刀是人手臂的延伸,是心中的意力而表现在外的实体,故而我心中要破坏那一样东西,破坏到什么程度,刀就可以为我成之。 人是刀的灵魂,刀是人的奴隶。 这两种意境代表了两个造诣的境界,高下自分,谁都可以看得出的,只是有一点不易为人所深知。 那就是人与刀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存在。 刀是凶器,人纵不凶,但是多少也会受到感染。 刀的本身虽是死的,但是它却能给握住它的人一种无形的影响,这种影响有时也成为具体的感受,就像是一块烧红的铁,靠近它就会感受到热,握住它就会被烧得皮焦肉烂。 天下最不可靠的话,就是女人口中的年龄。年青的时候,希望自己成熟一点,要多报个一两岁;等到她真正成熟时,却又怕自己太快老去,要少报一两岁;再过几年,她已经真正老去时少报的岁数更多了,直到她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是几岁了。 骂人原是一件痛快的事,但是对方如果根本不作理会,这就变得非常无趣了。 再见的意思往往也是最好不要再见。 一个人的习惯往往是别人都知道,而自己却是唯一不知道的人。 ——古龙、司马紫烟《圆月弯刀》 一个女孩子若是对一个男孩子有了感情,就算全世界的雾也掩饰不住。 女孩子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就算她以前对你并没有真的感情,但她若已被你得到,她就是你的。 江湖上混的人,说出来的话就像是钉在墙上,一个钉子一个眼,永无更改。 爱和恨最大的不同,是爱能使人憧憬未来,能使人对未来充满希望。 恨却只有使人想到过去那些痛若的往事。 ——古龙《绝不低头》(枪战小说) 已经得到爱的人,也总希望别人也得到幸福 。 人类的心理,有时的确奇妙得很,常常会有一种突来的感觉,预兆着一些自己心里最关怀的事,这是任何人都无法解释的。  这就是人类思想的弱点,在彷徨无计的时候,只要有一个想法接近事实,那么无论这想法是否下确,他都会固执地确信不疑。 这就如同一个不会水的人落入水里,挣扎之际只要抓着任何一样东西,他就不管那东西是否救得他的性命,也会紧抓不放的。 任何一个狂傲的人,他的嫉妒之心,绝对比常人强烈,永远不能忍受任何一个人,有任何地方强过自己。 ——古龙《苍穹神剑》

友情链接